東湖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用微信登錄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搜索
查看: 2412|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文學鄂軍] 千里奔波,只為那份刻骨銘心的牽掛

[復制鏈接]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8-12-13 22:48:16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曉軍 于 2018-12-13 22:50 編輯

千里奔波,只為那份刻骨銘心的牽掛
   人們常常感嘆人的生命之脆弱,有多少鮮活的生命,只在倏忽之間便在眼前消失,對他的離去,雖然早有思想準備,可是,在得知他真的離去,永遠地離去時,我仍然不愿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因為他比我年輕的多,還有很長的路可走,很多的事要他辦??!
去年的“八一”,是建軍九十周年的紀念日。剛剛進入2017年,我們這些有過軍旅經歷的人,不約而同地躁動起來,也感謝互聯網,為尋找曾經的部隊、曾經的戰友,搭起了溝通彼此的橋梁。
大約四月底或是五月初吧,突然接到山西小戰友靳永茂電話,說他們在晉城接待從北京回山西辦事的戰友,席間不知怎的就說到了我。送走北京戰友后,這才打來電話,說明緣由,并打開微信視頻,幾個人簇擁在鏡頭前,你一句“排長好”,他一句“很想念”,令我感動不已。末了,我問他們,怎么沒有見到王文珍?靳永茂嘆息了一聲,帶著濃濃的山西口音說,文珍的情況很不好,肝上的毛病,正在太原進行第三次手術呢。我心里格登一下,怎么會是這樣?他還告訴我,王文珍去太原前還和他念叨,說幾年前就一直想到湖北來看我,總是這事那事的難以成行。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來,視頻掛斷后再也無法平靜,往事悠悠啊,一晃竟然過去三十七個年頭了!
剛才在視頻里見到的這一群我心中的“小戰友”,其實都已年過半百了,包括靳永茂和王文珍,都是我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在太行山腹地陵川縣平城鎮帶入北京衛戍區部隊的新兵,那時我的職務是排長,當地人至今也親切地稱我“蕭排長”。那次我一共帶走了17人,大多十七、八歲。新兵接到部隊后,在團部辦理交接,我帶的17人就此分散了,有一部分留在了城區的步兵營,其中就有王文珍。
我帶回京郊坦克營的這部分人,完成了新兵訓練后,分別補入各個連隊,靳永茂、趙紅星等人分到了我所在的坦克一連。我因為家中有事,急急地就回家探親了。一個多月的探親假一晃而過,我返回連隊時,記得是個星期天,中午時分有的戰士正在午休,有的則外出處理個人事務,宿舍顯得很安靜。我與沒有午休的戰士們小聲打過招呼后,開始整理我的床鋪,這時從我的上鋪突然跳下一名戰士,嚇我一跳,我直起身子一看,原來是王文珍!站在我面前的他,憨憨地笑著,不知說什么好。我驚奇地問他,你怎么來了?他還是憨憨地笑著,激動而靦腆地說,我們幾個留在步兵營的都跑到團里提要求,給我們發了大頭皮靴,定好了讓我們當坦克兵的,怎么變成步兵了?后來團里還真的通知我們幾個“大頭皮靴”打起背包,一卡車就把我們送到坦克營來了。他高興我更高興,因為我帶來的17人,就他一個人分到了我的排,可算是緣份了。
說是緣分,其實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非常短,這批新兵在連隊短暫地住了幾天后,便被安排去學習坦克專業技術。我呢,就在那一年,改任司務長,干起后勤工作了。他們在部隊的四、五年,除了有時思想有什么疙瘩,或者家庭有什么變故,時不時地找我坐一坐以外,我對他們并沒有看得見摸得著的幫助。直到他們復員,我才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多快??!
不久,我也轉業回到了地方,雖然天各一方,彼此最初還偶有聯系,王文珍還兩次來到過我這里,只是近些年各忙各的,聯系中斷了。
自從得知文珍的病情后,我并沒有直接去電話問他,仍然通過靳永茂打聽他的情況。靳永茂也能理解我的心情,不停地向我通報王文珍的治療進展。那一天他在微信上告訴我,說文珍已出院了,情況比想象的好得多,精神狀況不錯,而且可以開車了。得知我一直關注著他時,他提出還是想來看我。我非常高興,當即告訴他們不要來了,我們去山西。說話時正值我們舉行家宴,女兒聽說我們要往山西后也要陪我們去。
作出決定后,我們立即付諸實施,原本打算乘火車去的,后來女婿說不如開車過去快些,全程高速,七百多公里,慢點開,七、八個小時足矣,三個人輪換著開也不會太累。實際上,后來基本是女婿一個人開的,我和女兒沒有插上手。一路上不停地有短信來,不是關切我們到達什么地方,就是叫我們小心點,慢慢開。尤其是王文珍,他把湖北至山西陵川的路線不停地發過來,告訴我們走哪里更近便些,哪條路好走些。其實作為老司機他不會不知道現在的車上都有衛星導航,哪需要自己操心呢,只是他心急的緣故吧!下午三點多鐘,我們準確地出現在他們指定的高速公路出口處。遠遠地我發現來接我們的有三人——靳永茂、王文珍、王文平,站在出站口目不轉睛地向里面張望著,車出收費站口,沒等我們停穩呢,三人便急切地圍了上來。雖然二十幾年沒見了,覺得他們沒什么變化,說來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在我看來他們還是那么青春年少,包括王文珍,黑黑的面孔,憨憨的笑容,一點也看不出病容來,我心里不知有多高興!只稍微寒暄了幾句,靳永茂提議先到賓館歇下來再說,他是怕我們一路奔波過于勞累吧。
當天晚上的宴會是在我住宿的賓館舉行的,能通知到的十幾名小戰友都趕來了,安排了兩桌,王文珍也參加了。席間,小戰友們都以激動的心情禮節性地向我們一家敬酒,只是氣氛多少顯得有些沉悶,尤其是王文珍中途退場后,氣氛就更不是那么回事了,戰友們意外相聚的高興終歸難以掩蓋這份隱隱的傷感,坐到很晚才散去,但是始終沒有走出那沉悶的氣氛。
第二天一早我們從縣城來到那個叫草坡的村莊,看望王文珍和他八十多歲的母親。王文珍一改內向口訥的性格,不停地向我介紹他的工作,他的家庭,他的子女孫輩。他毫無忌諱地告訴我,他的病與他家族遺傳基因有關,他父親和哥哥都是因為這個病早早地離開了人世。說到這里,我不能不對我面前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王文珍的母親——抱有深深的敬意,其內心該有多么悲苦,卻又是何等堅強??!見面時老人還能清楚地記得我,甚至還記得我有個因公致殘的妹妹,打聽她的近況,令我非常感動。
文珍告訴我,早在二十多年前,他被選為村支部書記,連選連任至今,其間還書記、主任一肩挑了好些年。二十多年來,他腳踏實地的工作得到了老百姓的贊賞,盡管近年重病在身,也對他寄予著厚望,更得到各級組織的贊揚,讓他出席各種會議,領導人視察接見,留下的照片掛滿客廳的幾面墻。他向我說這些,讓我看這些,是他沒有忘記當年我對他們寄予的希望,二十幾年不見,他把自己的奮斗歷程作為見面禮呈現在他心目中的兄長面前,我心中充滿著欣慰。他還告訴我,他們17人大部分回到了家鄉,工作都做得很出色,尚在位擔任村支部書記的還有五位,包括他和靳永茂,而且都是縣里、市里甚至省里基層工作的典型。這就對了,幾年軍旅生活的磨練,沒有白過??!
他們聽說因為女兒女婿公務在身,我們不能停留更多時間后,一起商量,有兩件事必須做,一是我女兒女婿辛辛苦苦來了一趟,在陵川除了看山沒有別的特色,這里剛開發了一處叫做“王莽嶺”的景區,一定要去看一看;二是必須到晉城住一晚,說有個叫許建富的兵,問我記不記得,我說名字記得,只是想不起模樣了,據他們說,這個兵雖然不是我直接帶的,但是我訓練的,后來他考上軍校就離開了,轉業后分配在晉城,聽說我因為看望他的老鄉,竟然帶著全家千里奔波,非常感動,說什么也要陵川這些戰友陪我到晉城聚一聚。情真意切啊,讓我無法拒絕。
在去王莽嶺的路上,王文平開車,我坐副駕駛座上,文珍和他妻子帶著三歲的外孫和一歲的外孫女坐后排,路上,他對我說起一樁讓他永遠無法撫平的傷痛。他說他有個小妹妹,問我還記不記得,我說有印象。他說她因車禍死去好多年了。我驚異地問是怎么回事?他語帶悲涼地告訴我,那一年上級為獎勵他們在基層踏實工作并做出一定成績的農村支部書記,特意安排他們到紅色旅游地參觀學習,他因事不能參加,上面說可以由家屬頂替,他妻子也走不脫身。妹妹知道后,向哥哥提出說她想去。小妹自幼喪父,在哥哥面前總有點撒嬌的意思,平時只要能辦到的,哥哥都盡量滿足她。這一次哥哥卻沒有依她的,說那是上級給哥哥的待遇,規定只有妻子可頂替,又沒說妹妹可以,更何況你都出嫁了,這么做,別人會說閑話的。妹妹雖然老大不高興,但他說的道理妹妹還是能懂的。令王文珍無法接受的是,就在參觀團出發的那一天,妹妹卻因車禍再也沒有醒來!面對妹妹的不幸,他把這一切責任都記在自己頭上,要是答應了妹妹的要求,這場車禍完全是可以避免??!面對他強忍著的淚花,我能說什么呢?勸他死生有命?話到口邊,我終于沒有說出來。
在王莽嶺往回走的路上,他把自己這些年的檢驗治療單一一拿出來我看,指著最后的檢驗報告,醫生說他的膽都看不到了。說這些時他異常的平靜,我也拿不出合適的語言來安慰他,只得對他妻子說,叫她多辛苦些。這位賢淑的女子,不無傷感地說,也沒多少事要他做,不必他管的,只是這對外孫對他來說不知是精神支柱呢還是卸不掉的負擔,只要孩子們在身邊,他就來了精神,帶他們玩耍,逗他們高興??墒且环畔潞⒆?,看得出又是那么的疲勞,這叫我也無法??!她一臉的無奈。
原本打算從王莽嶺下山后他回陵川,我們到晉城。但他還是堅持當天送我們到晉城。我們也只得依他。在晉城,他沒有參加許建富為我舉行的宴會。
許建富真是一個細心的人,他為了把氣氛搞得活躍些,還找來了我當新兵學開坦克的教練,名叫張建軍,后來當過我的副營長,算是我的前任吧,現已七十多歲了,但身體非常好。還有一位戰友也是三十多年沒見過面了。老戰友相見,那酒便和著難以表達的情感往肚里流,我最后喝得自己也不認得自己了。第二天妻子說,王文珍帶著全家在賓館等到我宴會結束了才走的,我卻一點也不知道。
第二天,當我們收拾行李下樓時,靳永茂和王文珍帶著他們兩家十多人早早在大堂等著了,送別那一刻,本來想囑咐他女兒女婿幾句,叫他們多多照顧好爸爸,話到嘴邊又收回去了,多可怕的離別??!王文珍一直不離我的左右,當我低著頭準備拉開車門時,他竟忘情地一把將我抱住,把頭深深地埋在我的胸前,好久好久……,忍了兩天的淚水再也無法止住,所有的人都驚異地看著我倆,個個淚流滿面,此時此刻,萬千情感都付與這不盡的淚水了!直到他慢慢放開手,默默地拉開車門,我坐進去后,兩雙手又緊緊地握在一起;車慢慢啟動,手慢慢分開,車內車外,默默地揮別,車開出好遠好遠了,我仍然沉寂在這無言的揮別中!
我曾說,在豐富多彩的情感世界中,只有這叫做“牽掛”感情,可以越古今,可以跨寰宇,可以逾死生,唯有它最能體現情感的真諦。有了眼前的經歷,我更信了!
我默默地祈禱著奇跡能出現,我從心底發出呼喚,但愿蒼天有眼,讓他逃過這一劫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63

312

主題

8008

帖子

9372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9372
2#
發表于 2018-12-14 13:42:45 | 只看該作者
戰友深情,萬里牽掛。
依沙凝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0

18

主題

52

帖子

70

積分

下士

Rank: 2

積分
70
3#
發表于 2018-12-14 15:33:15 | 只看該作者
好帖, 贊一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4#
 樓主| 發表于 2018-12-22 21:28:33 | 只看該作者
依沙凝 發表于 2018-12-14 13:42
戰友深情,萬里牽掛。

謝放謝依版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5#
 樓主| 發表于 2018-12-22 21:29:33 | 只看該作者

謝謝加里森少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在本網BBS上發表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應當理性、文明,遵守相關法律法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中文字幕婷婷日韩欧美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