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用微信登錄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搜索
查看: 1314|回復: 4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孤苦的姨媽

[復制鏈接]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4-10-16 16:43:5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曉軍 于 2014-10-17 14:36 編輯

                               孤苦的姨媽
                                                                         1
      姨媽離開我們整整十年了。十年來,沉重的負債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們欠姨媽的太多太多了。
      姨媽一生無兒無女,命運坎坷,沒有做出驚天大事,也沒有創下豐功偉業。但是,對我們姊妹兄弟而言,她的生命又是那么光彩照人,那么富有永恒的價值!為了我們,她竭盡全力,把自己大半生的心血和汗水,毫無保留地奉獻在了那看似平凡的日月輪回之中。
       自從姨媽走后,我總想用我手中這支笨拙的筆,記下姨媽留在我心中的點點滴滴,留下那轉身遠去后的背影,作為我們這些被她視同己出的子女們,還存有那么一點感恩之心的依憑!沒曾想,手中的筆會如此沉重!十年了,就這么一個小小的愿望也會如此難以付諸行動!致使那些記憶的碎片有如隨風翻飛的柳絮,總難聚攏起來;又恰似春汛里隨波而下撞擊河岸的冰凌,時不時地飄浮在眼前,又沉重地撞擊在心頭,生疼。
     其實,我曾幾度提起過這支筆卻無從著墨,相反的,在我以往敘說親情的其他文字里,我卻總是極力回避著姨媽,為什么呢?仔細想來,只因在我們的家庭中,提起姨媽,總覺得這話題太沉重,沉重得我不敢面對。所以在那些文章中,姨媽有時又是以我的養母身份出現,但我又認為這個稱謂用在姨媽身上又顯得太隔膜,又別扭。不是嗎?幾十年來,姨媽與我們同在一個屋檐下,和我們同甘共苦,共赴時艱,為我們默默無聞、無怨無悔地耗損著自己的一切,我們分明就是她的兒女!在姨媽去世后,我們為她立的墓碑上,仍然刻的是“姨媽”這一稱謂??淌强躺先チ?,總覺得姨媽這一稱謂又實在有愧于含辛茹苦、為我們兄弟姐妹獻出了畢生心血的骨肉親人!
        對姨媽,什么樣的稱謂都難以描述她對我們的那份骨肉真情,怎么稱呼都表達不盡我們對她的感激之情。一拖再拖,難以成章,十年過去了,愧疚不已,此情此心,姨媽泉下有知,想必不會怪罪我的。
                                                                                          2
      說到姨媽,不得不費點筆墨,說說我們這個特別家庭的形成過程。并且先得從我的外公、外婆說起。
      外公、外婆一生中養育成人的兒女只有我的母親和她的姐姐——我的姨媽——姊妹兩人。至于中途夭折了多少已不得而知,自從我記事后經常聽到家里長輩念叨的只有最后夭折的那個——我們應該稱之為舅舅的——男孩子。那是上世紀的第一個甲戍年(1934年),江漢平原遭遇特大水災,外公、外婆拖兒帶女,從沉湖之濱那個叫做東號字的湖村逃荒到達漢口,還沒站穩腳跟,水災后的次生災害接踵而至,奪命的瘟疫在災民中漫延,成批的災民倒斃在漢口街頭,連收尸的人都沒有,餓狗爭相啃噬,慘不忍睹。這罹難的災民中,就有我母親年幼的弟弟。我命大的母親和姨媽逃過了這一劫,從此開始了相濡以沫、生死相扶、患難與共的一生。
       外公、外婆本來沒有將女兒留在家中招婿入贅的打算,兩個女兒都先后出嫁,本來已將本家一名侄子過繼承祧。但是,世事總難預料,我外婆唯一的弟弟因逃避災荒流落到印度尼西亞的爪洼島,經過艱難打拼。在那里落籍后又回到故鄉——天門華僑的發源地——天門東鄉馬灣場易家潭,把他先前留在故鄉的母親和孩子都接了過去,家里的房屋、耕地也就順理成章都交給了他的姐姐——我的外婆。這樣,外婆帶著外公乘一葉小舟,從沉湖南岸的東號字回到了她的娘家,沉湖北岸的馬灣場易家潭,即如今的馬灣鎮曾劉村。
                                                                               3
       那一年,對我父母和家庭來說真是多事之秋,尤其是我年輕的父親,簡直就是一場惡夢。家庭變故迭起,先是父親的繼母(父親的生母早在他六歲時就已病逝)去世,弄得一家人身心俱疲。繼而我叛逆的母親看不慣我祖父的某些行為而與之鬧得水火不容。父親因無法調解這勢同冰炭的翁媳矛盾而負氣離家出走。本來是從多祥河順著漢江大堤一路而下,或許是打算步行到漢口謀生吧,沒想到被駐扎在漢川縣脈旺嘴的古鼎新部隊抓獲,“送上門”的壯丁豈能放過?據說這支隊伍這時已脫離國軍128師投降了日本人。
        父親出走后,母親帶著我不滿周歲的大姐回到娘家,而此時的娘家已不是她出嫁時的東號字,而是她的外婆家那個叫易家潭的小村。大約不到一年后,我的父親從那支軍隊中成功脫逃,他是乘夜間放哨的時機將槍埋入地下后舍命逃回多祥河家中的,他不知此時我的母親早已不在多祥河老家了。不幸的是他前腳到家,后腳就有追兵尾隨而至。父親只得亡命沉湖,破湖而北,躲進了外婆的娘家。而此時,我可憐的大姐已經夭折。在那個兵荒馬亂的環境下,家里也正需要父親擔負起這一家子生活的重擔。
        父母一直沒敢回到多祥河老家,好容易熬到解放,在這個以易姓(外婆姓易)為主的灣子里,住上了我們這個蕭姓特殊后代。
                                                                                             4
        現在該回過頭來說我苦命的姨媽了。
        命苦的人,那個苦字總與他形影不離。差不多是我的父親在外婆這里安下身來不久后的事吧,我的姨媽與姨父一同來娘家看望父母,途中不幸遇上了本地方一沈姓惡霸,只因狹路相遇后回頭看了他一眼,就被他命人往死里打了一頓,當時就不省人事,經人抬回家中已奄奄一息了。皮開肉綻的外傷倒是可以療治,可是嚴重的內傷在那個醫療條件下,盡管全力以赴,但終歸于事無補,眼見得姨父的生命一步步走到盡頭,雖然拖到了解放大軍的到來,卻沒有看到仇人伏法的那一天。姨父含冤而逝的那一年,姨媽不過三十三、四歲。
       姨媽生于1916年3月18日,農歷丙辰年二月十五。本來我的姨父家境還算寬裕,只因當時水旱災害頻繁,她的公公(即后來天門著名歸國華僑魏登洲)帶著一大家子流落國外,姨媽和姨父奉父母之命留下來伺奉祖父母。這一時期應該是姨媽這一生中少有的安定的生活,夫妻恩愛,家庭和睦。遺憾的是我的姨媽卻沒有為魏家生下一男半女,在那個“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社會環境中,姨媽的壓力可想而知,但知書達禮、厚道本分的姨父并沒有因此而嫌棄我的姨媽,正所謂“夫妻恩愛苦也甜”的了。
        但是,自從姨父慘死于非命后,姨媽像交上了“地網”運一般,并且這一生也沒能從其中走出來過。
                                                                                      5
        姨父去世,他的弟兄們都不在國內,所以更沒有親侄兒侄女在身邊。按照舊俗,成年人去世,必須有他的后人為其抱“靈牌子”,表示這個家庭生生不息的意思,不然,按北方罵人的話叫做“絕戶頭”了!如果這個家庭沒有男丁,你可以“招婿入贅”,以續“煙火”。如果你連女孩子也沒有的話,在我們這地方風俗,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戶頭”絕的,辦法是在本房本族內,拉上一名依血緣關系最近的下輩來充當“兒子”的角色。姨媽的命運也許就是從這里出現了轉折。正因為姨父的親侄子不在身邊,只能由近及遠地排查吧,排出來的最近血緣關系中的“兒子”此時還是個吃奶的孩子,那些繁瑣的安葬儀式,都是他的生母抱著他,由他母親代為完成的。這樣,姨父活著沒見過親生的子女是什么樣兒,但死后卻有了一名承祧的兒子,而且名正言順地住進了這個家,因為他還要吃奶,住進來的還有他的父母。
        難以想見,一邊是失去丈夫后孤苦伶仃的姨媽,一邊是志得意滿、歡快愉悅的一家,他們同在一個屋檐下,懷著截然不同的心情,是怎么在進行語言的交流?臉面上掛著完全不同的容顏,又是怎么在同一道大門里進進出出?
很快的,各種矛盾都擺在了桌面上。人家說得也有道理,從血緣上說,人家往上追溯那么幾代,不過百十來年的光景,本來就是一家人,是一條藤上結的瓜。成為這個家庭的主人才叫做順理成章!而你呢?有個男人在,你是他的妻子,沾著男人的光,你可以享受因為姻緣帶給你的一切。問題是現在你沒有了男人,你就沒有了依靠,你又沒有為這個男人生下一男半女可以擋門立戶,你是這個家庭的什么人呢?當然給你過繼來的兒子也是兒子,也可以認你做娘的,但眼下的兒子還在襁褓之中,還要喂奶啊,你又沒有奶水讓他飽肚子!有讓他飽肚子的親娘在,是不需要你來盡撫養之責的。道理不用說,都是明擺在這里的了,既然沒有了在這個家里存在的理由,你還待在這個家里有那個必要嗎?
       孤苦的姨媽還能說什么呢?        
                                                                                               6
        最為姨媽處境發愁的莫過于我的外婆了,還有我的母親。
       老實巴交的姨媽在那樣的環境里艱難地生存著,回到娘家,母女、姊妹在一處,吐吐苦水之后,還得回到沒有了親人的那個家。她的路該怎么走,成了外婆與我母親的心病。
        那時正在進行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運動,難得我的母親在她一生中正度過她的“輝煌”歲月,她參加了土地改革運動,還在村里擔任過第一任的婦聯主席。那時新中國的第一部法律——《婚姻法》——早已頒布,正因為是第一部法律,即便是地處偏遠的農村,這部法律也得到了大力的宣傳和貫徹實施,過去束縛婦女的封建枷鎖正在被迅速打破,寡婦再嫁也不再是什么丑事了。有我母親的鼓動,更有我開明的外婆的支持,既然姨媽已成為那個家庭中多余的人,也就沒有必要守在那里了。
         在外婆一位朋友的撮合下,姨媽正大光明地“拿腳”再嫁了。這是一個死了妻子的男人,帶著一女一兒兩個不滿十歲的孩子。
                                                                                            7
       舊的枷鎖解除了,新的鐐銬也帶上了身。
       在新的生活環境下,姨媽身上的一些弱點或者說是不足,時時顯露出來。性格上的一些毛病也暴露無遺。但她的善良,她的勤勞,她的克己為人,卻被她視為親人的人們所視而不見,最后竟一筆抹殺!
      人到中年,因為她沒有撫育過孩子,對于怎么撫育孩子,怎么與孩子們和諧相處,這個對一般家庭來說不成問題的問題,對于姨媽來說都成了她全新的課題。更何況,在她面前需要她照料的是兩個說不懂事又懂點事的半大孩子,“前娘后母”——這個天下最難扮演的角色,卻不可推卸地落在了最不具有“表演”技能的姨媽身上,而作為恐怖的陰影早早地籠罩在這一對姐弟頭上。姨媽的難處一點也沒有得到孩子們的體諒,而她的短板則成為孩子們對她不滿的由頭。
        比如說,在農忙時節,她為了搶做某一農活,她會忍饑挨餓地在田間地頭連軸轉,卻不記得家里還有餓著肚子的兒女。也許她并沒想到這事兒有多大,但那小兒女會自然而然地想到他們逝去的親生母親,“若是自己的親娘在,她怎么會把我們丟在家里挨餓?”
         姨媽也完全沒有帶孩子的耐心。她性格直爽得只剩一根筋,脾氣火暴,遇到孩子們陶氣,只要不順她的心,罵罵咧咧那是輕的,如果順手,一個大巴掌呼過去,你受不了也得受。孩子們的抵觸情緒與日俱增,遺憾的是姨媽對此卻并沒有放在心上,在她心里,哪家母親不是這樣對她的孩子?不是還有“打是親,罵是愛”之說么?
        姨媽身上表現出來的問題,在與我們共同生活的幾十年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我們小的時候或打或罵她是毫無顧忌的,有時候我們惹母親生氣了,母親會發脾氣或大聲責罵,每當此時,姨媽總會出來幫腔,有時會罵得更兇。為此,母親并不喜歡,只是不好說出口,聽到姨媽幫腔,她反而不作聲了。外婆在世時總是人前人后地反復開導她不要這樣,甚至責怪她不吸取教訓,“貓養的貓疼,她自己的娃兒罵兩句打兩下,是她的事,你跟著‘一個拿刀一個拿盆’的,算什么事呢?”但她總是聽不進,反而感到委曲,說家里都把她當外人看了。外婆總是無奈地搖頭嘆氣。幼時的我們,說沒有抵觸情緒也是不現實的,但不管怎么說,我們與姨媽間再怎么也有血脈相連著啊,時間一長,一切也就順理成章的了。
        但是,在那么個家庭那么個環境里,姨媽的這種思想真是要命的了,她對自己的言行在孩子們心中造成的不良影響有多大,甚至孩子們已視她為仇敵了,她卻一概不知,甚至連想都沒有認真地想過!她總覺得自己對孩子們沒有外心,打也好,罵也好,總不都是為了要他們早日成人??!
         時至今日,我并不知道我那位曾經的姨父是個什么樣的人,我不敢對他妄加評論或者妄加指責,但是,姨媽的第二次婚姻以失敗而告終,不能不歸責于這位不負責任的男人,他對姨媽的傷害足以置她于絕境,以至于我的母親為了維護她姐姐的尊嚴而不惜大動干戈。
                                                                                        8
        那是1954年,我們這地方最后一次淹水,這次淹水,不是因為長江或者漢江決堤,而是因為久降暴雨而積澇成災。當時,因為連日暴雨,姨媽被阻隔在娘家。等到成災的大水退下之后回到那個家,卻發現人去屋空,門上鐵將軍把門。經多方打探,才知道這位男人帶著兩個孩子在暴雨尚未成災之前就逃離了,鄰里也不知其去向。我也想象不出我可憐的姨媽當時面對此情此景是什么心情?久久地徘徊在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門前,眼中是否有淚?天黑之后她又跌跌撞撞地返回到娘家。
         災后,政府組織生產自救,但這一家三口卻不知去向,母親憋了一肚子氣等待著他們的回歸,想著他們回來后一定要狠狠地責備這姐夫幾句。不曾想,時間過了許久卻也沒見人過來,不釋疑的母親借故去了一趟姨媽家,眼前的事實讓她氣得火冒三丈!這一家三口早已回來了,問姐夫這是為什么?得到的答復似乎理直氣壯,一切都是我姨媽的錯!如此恩斷義絕,對母親,對姨媽,對我們這個家庭都是一種多么無情的傷害!
        我母親滿懷憤怒地告訴這家人,現在不是舊社會了,男人對女人不是想休就可以休的,這婚姻是憑了政府的,說離也要憑政府的。在母親的干預下,真的憑了政府,理清了是非,辦理了離婚手續。
        這個我曾經的姨父并沒有過多久也病逝了,都是命運的安排吧。
                                                                                                                      (未完,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9

421

主題

2萬

帖子

1萬

積分

超級版主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積分
17664
2#
發表于 2014-10-17 13:55:46 | 只看該作者
生也艱難,令人感慨。尤其是從舊社會走過,所遇非人或者自身又有為人處世的局限,命運變成為一個人為的悲劇。但愿后來人都比前人活得要幸福才好。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3#
 樓主| 發表于 2014-10-17 14:24:37 | 只看該作者
謝謝元版點評。這是我寫姨**一個較長的文字,這只是一小部分,跟帖發下一部分的時候審查說有什么“敏感”的內容不能通過。我的天那,一個懷人而且只是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能在里面夾帶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宣言”了?如此草木皆兵,真的不可思議!它又不指出什么文字被“敏感”了,氣的不行,只得就此了斷,懶得跟他們生這閑氣,不玩了不行?謝謝了,恕我氣量過于窄小哦。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4#
 樓主| 發表于 2014-10-17 14:37:34 | 只看該作者
又是待審核?。?!不怪幾個人越玩越少的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9

421

主題

2萬

帖子

1萬

積分

超級版主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積分
17664
5#
發表于 2014-10-17 23:04:30 | 只看該作者
曉軍 發表于 2014-10-17 14:24
謝謝元版點評。這是我寫姨**一個較長的文字,這只是一小部分,跟帖發下一部分的時候審查說有什么“敏感”的 ...

我在網務論壇報怨許多網友反應正常帖子發不出來,建議采取人工審讀,網管要我們理解,沒辦法。限制不良信息卻影響正常發帖,人越來越少了。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在本網BBS上發表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應當理性、文明,遵守相關法律法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中文字幕婷婷日韩欧美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