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湖社區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用微信登錄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搜索
查看: 1664|回復: 3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滿懷愧疚憶姨媽

[復制鏈接]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4-8-1 16:16:38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曉軍 于 2014-8-1 16:22 編輯

滿懷愧疚憶姨媽

1
      姨媽離開我們整整十年了。十年來,沉重的負債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們欠姨媽的太多太多了。
      姨媽這一生沒有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沒有創下什么豐功偉業,她無兒無女,但她竭盡全力,把自己的大半生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我們。自從姨媽走后,我就想用我手中這支笨拙的筆,記下姨媽留在我心中的點點點滴滴,留下那轉身遠去后的背影,作為我們這些被她視同己出的子女們,還存有那么一點感恩之心的憑據吧!沒曾想,這支筆會如此沉重!十年了,就這么一個小小的愿望也會如此難以付諸行動!致使那些記憶的碎片有如隨風翻飛的柳絮,總難聚攏起來;又恰似春汛里隨波而下撞擊河岸的冰凌,時不時地飄浮在眼前,又沉重地撞擊在心頭,生疼。
      平心而論,說我忘恩負義可能有點冤,說懶惰我也不大愿意接受,事實是我曾幾度提筆都無奈地放下了。在我以往敘說親情的文字中,我是極力回避著姨媽,為什么呢?仔細想來,在我們的家庭中,提起姨媽,總覺得這話題太沉重。所以在以往那些文字里,姨媽有時又是以我的養母身份出現,但我又認為這個稱謂用在姨媽身上又顯得太隔膜,又別扭。不是嗎?幾十年來,姨媽與我們同在一個屋檐下,和我們同甘共苦,共赴時艱,為我們默默無聞、無怨無悔地耗損著自己的一切,我們分明就是她的兒女。在姨媽去世后,我們為她立的墓碑上,仍然刻的是“姨媽”這一稱謂??淌强躺先チ?,總覺得姨媽這一稱謂又實在有愧于含辛茹苦、為我們兄弟姐妹獻出了畢生心血的骨肉親人!
      對姨媽,什么樣的稱謂都難以描述她對我們的那份骨肉真情,怎么稱呼都表達不盡我們對她的感激之情。我之所以一拖再拖,難以成章,想必也有著難以說清的理由吧,我想,姨媽泉下有知,是不會怪罪我的。
                                                                                                         2
       要想把姨媽說清,不得不暫停一下,費點筆墨,說說我們這個特別家庭的形成過程。并且先得從我的外公、外婆說起。
      外公、外婆一生中養育成人的兒女只有我的母親和她的姐姐——我的姨媽——姊妹兩人。至于中途夭折了多少已不得而知了,我們記事后經常聽到家里長輩念叨的只有最后夭折的那個——我們應該稱之為舅舅的——男孩子。那是上世紀的第一個甲戍年(1934年),江漢平原遭遇特大水災,外公外婆拖兒帶女,從沉湖之濱那個叫做東號字的湖村逃荒到達漢口,還沒站穩腳跟,水災后的次生災害接踵而至,奪命的瘟疫在災民中漫延,成批的災民倒斃在漢口街頭,連收尸的人都沒有,餓狗爭相啃噬,慘不忍睹。這罹難的災民中,就有我母親年幼的弟弟。而與此同時我的母親和她的姐姐也染上瘟疫,如果不是外婆當機立斷,拖起病中的兩姊妹,不顧一切地逃離那個險惡的環境,恐怕這個世上就沒有我們這個家庭!這從閻羅殿前搶回的兩條頑強的生命,從此開始了相濡以沫、生死相扶、患難與共的一生。
      外公、外婆本來沒有將女兒留在家中招婿入贅的打算,兩個女兒都先后出嫁,然后將本家一名侄子過繼承祧。但是,世事總難預料,我外婆唯一的弟弟因逃避災荒流落到印度尼西亞的爪洼島,經過艱難打拼。在那里落籍后又回到故鄉——天門華僑的發源地——天門東鄉馬灣場易家潭,把他先前留在故鄉的母親和孩子都接了過去,家里的房屋、耕地也就順理成章都交給了他的姐姐——我的外婆。這樣,外婆帶著外公乘一葉小舟,從沉湖南岸的東號字回到了她的娘家,沉湖北岸的馬灣場易家潭,即如今的馬灣鎮曾劉村。
3
     那一年,對父母和家庭來說真是多事之秋,尤其是我年輕的父親,簡直就是一場惡夢。家庭變故迭起,先是繼祖母(父親的生身母親早在他六歲時就已病逝)去世,弄得一家人身心交瘁。繼而我叛逆的母親看不慣我祖父的某些作派而與之鬧得水火不容。父親因無法調解這勢同冰炭的翁媳矛盾而負氣離家出走。本來是從多祥河順著漢江大堤一路而下,或許是打算步行到漢口謀生吧,沒想到被駐扎在脈旺嘴的古鼎新的部隊抓獲,“送上門”的壯丁豈能放過?據說這支隊伍這時已脫離國軍128師投降了日本人。
     父親出走后,母親帶著我不滿周歲的大姐回到娘家,而此時的娘家已不是她出嫁時的東號字,而是她的外婆家那個叫易家潭的小村。大約不到一年后,我的父親從那支軍隊中成功脫逃,他是乘夜間放哨的時機將槍埋入地下后舍命逃回多祥河家中的,他不知此時我的母親早已不在多祥河老家了。不幸的是他前腳到家,后腳就有追兵尾隨而至。父親只得亡命沉湖,破湖而北,躲進了外婆的娘家。而此時,我可憐的大姐已經夭折。在那個兵荒馬亂的環境下,家里也正需要父親擔負起這一家子生活的重擔。
      一直熬到解放,在這個以易姓(外婆姓易)為主的灣子里,住上了我們這個蕭姓特殊后代。
                                                                                                          4
      現在該回過頭來說我苦命的姨媽了。
      命苦的人,那個苦字總與他形影不離。差不多是我的父親在外婆這里安下身來不久后的事吧,我的姨媽與姨父一同來娘家看望父母,途中不幸遇上了本地方一沈姓惡霸,只因路遇后回頭看了他一眼,就被他命人往死里打了一頓,當時就不省人事,奄奄一息后用人抬回。皮開肉綻的外傷倒是可以療治,可是嚴重的內傷在那個醫療條件下,盡管全力以赴,但終歸于事無補,眼見得姨父的生命一步步走到盡頭,雖然拖到了解放大軍的到來,卻沒有看到仇人伏法的那一天就含冤而逝。那一年姨媽不過三十三、四歲。
        姨媽生于1916年3月18日,農歷丙辰年二月十五。本來我的姨父一家雖然也是家大口闊的,但是與我們家里貧寒的生活境況相比,家境稍顯寬裕一些。只因當時水旱災害頻繁,她的公公(即后來天門著名歸國華僑魏登洲)帶著一大家子流落國外,姨媽和姨父奉父母之命留下來伺奉祖父母,隔代履行著他父母應盡的職責。這一時期應該是姨媽這一生中少有的安定的生活,夫妻恩愛,家庭和睦。遺憾的是我的姨媽卻沒有為魏家生下一男半女,在那個“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社會環境中,姨媽的壓力可想而知,但知書達禮、厚道本分的姨父并沒有因此而嫌棄我的姨媽,正所謂“夫妻恩愛苦也甜”的了。
        但是,自從姨父慘死于非命后,姨媽便交上了“地網”運一般,并且這一生也沒能從其中走出來過。
                                                                                                    5
       姨父去世,他的弟兄們都不在國內,所以更沒有親侄兒侄女在身邊。按照舊俗,成年人去世,必須有他的后人為其抱“靈牌子”,表示這個家庭生生不息的意思,不然,按北方罵人的話叫做“絕戶頭”了!如果這個家庭沒有男丁,你可以“招婿入贅”,以續“煙火”。如果你連女孩子也沒有的話,在我們這地方風俗,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戶頭”絕的,辦法是在本房本族內,拉上一名依血緣關系最近的下輩來充當“兒子”的角色。姨媽的命運也許就是從這里出現了轉折。正因為姨父的親侄子不在身邊,只能由近及遠地排吧,排出來的最近血緣關系中的“兒子”此時還是個吃奶的孩子,那些繁瑣的安葬儀式,都是他的生母抱著他,由他母親代為完成的。這樣,姨父活著沒見過親生的子女是什么樣兒,但死后卻有了一名承祧的兒子,而且名正言順地住進了這個家,因為他還要吃奶,住進來的還有他的父母。
       難以想見,一邊是失去丈夫后孤苦伶仃的姨媽,一邊是志得意滿、歡快愉悅的一家,他們同在一個屋檐下,懷著截然不同的心情,是怎么在進行語言的交流?臉面上掛著完全不同的容顏,又是怎么在同一道大門里進進出出?
      很快的,各種矛盾都擺在了桌面上。人家說得也有道理,從血緣上說,人家往上追溯那么幾代,不過百十來年的光景,本來就是一家人,是一條藤上結的瓜。成為這個家庭的主人才叫做順理成章!而你呢?有個男人在,你是他的妻子,沾著男人的光,你可以享受因為姻緣帶給你的一切。問題是現在你沒有了男人,你就沒有了依靠,你又沒有為這個男人生下一男半女可以擋門立戶,你是這個家庭的什么人呢?當然給你過繼來的兒子也是兒子,也可以認你做娘的,但眼下的兒子還在襁褓之中,還要喂奶啊,你又沒有奶水讓他飽肚子!有讓他飽肚子的親娘在,是不需要你來盡撫養之責的。道理不用說,都是明擺在這里的了,既然沒有了在這個家里存在的理由,你還待在這個家里有那個必要嗎?            
                                                                                6
      最為姨媽處境發愁的莫過于我的外婆了,也許還有我的母親。
     老實巴交的姨媽在那樣的環境里艱難地生存著,回到娘家,母女、姊妹在一處,吐吐苦水后,還得回到沒有了親人的那個家。她的路該怎么走,成了外婆與我母親的心病。
      那時正在進行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運動,難得我的母親在她一生中正度過她的“輝煌”歲月,她參加了土地改革運動,還在村里擔任過第一任的婦聯主席。那時新中國的第一部法律——《婚姻法》——早已頒布,正因為是第一部法律,即便是地處偏遠的農村,這部法律也得到了大力的宣傳和貫徹實施,過去束縛婦女的枷鎖正在被迅速打破。寡婦再嫁并不是什么丑事。有我母親的鼓動,更有我開明的外婆的支持,既然姨媽已成為那個家庭中多余的人,也就沒有必要守在那里了。
      在外婆一位朋友的撮合下,姨媽正大光明地“拿腳”再嫁了。這是一個死了妻子的男人,帶著一女一兒兩個不滿十歲的孩子。
                                                                                                          7
      舊的枷鎖解除了,新的鐐銬也帶上了身。
      在新的生活環境下,姨媽身上的一些弱點或者說是不足,時時顯露出來。性格上的一些毛病也暴露無遺。但她的善良,她的勤勞,她的克己為人,卻被她視為親人的人們所視而不見,最后竟一筆抹殺!
       人到中年,因為她沒有撫育過孩子,對于怎么撫育孩子,怎么與孩子們和諧相處,這個對一般家庭來說不成問題的問題,對于姨媽來說都成了她全新的課題。更何況,在她面前需要她照料的是兩個說不懂事又懂點事的半大孩子,“前娘后母”這巨大的陰影早早地籠罩在這一對姐弟頭上。姨媽的難處一點也沒有得到孩子們的體諒,而她的短板則成為孩子們對她不滿的由頭。
       比如說,在農忙時節,她為了搶做某一農活,她會忍饑挨餓地在田間地頭連軸轉,卻不記得家里還有餓著肚子的兒女。也許她并沒想到這事兒有多大,但那小兒女會自然而然地想到他們逝去的親生母親,“若是自己的親娘在,她怎么會讓我們在家里挨餓?”
姨媽也完全沒有帶孩子的耐心。她性格直爽得只剩一根筋,脾氣火暴,遇到孩子們陶氣,只要不順她的心,罵罵咧咧那是輕的,如果順手,一個大巴掌呼過去,你受不了也得受。孩子們的抵觸情緒與日俱增,遺憾的是姨媽對此卻并沒有放在心上,在她心里哪家母親不是這樣對她的孩子?不是還有“打是親,罵是愛”之說么?
      姨媽身上表現出來的問題,在與我們共同生活的幾十年中表現得淋漓盡致,或打或罵在我們身上她是毫無顧忌的,有時候我們惹母親生氣了,母親會發脾氣或大聲責罵,每當此時,姨媽總會出來幫腔,有時會罵得更兇。為此,母親并不喜歡,只是不好說出口,聽到姨媽幫腔,她反而不作聲了。外婆在世時總是人前人后地反復叫她不要這樣,甚至責怪她不吸取教訓,但她總是聽不進,反而感到委曲,說把她當外人看了。外婆總是無奈地搖頭嘆氣。幼時的我們,說沒有抵觸情緒也是不現實的,但不管怎么說,我們與姨媽間再怎么也有血脈相連著啊,時間一長,一切也就順理成章的了。
      但是,在那么個家庭那么個環境里,姨媽的這樣思想真是要命的了,她對自己的言行在孩子們心中造成的不良影響有多大,甚至孩子們已視她為仇敵了,她卻一概不知,甚至連想都沒有認真地想過!她總覺得自己對孩子們沒有外心,打也好,罵也好,總不都是為了要他們早日成人??!
       時至今日,我并不知道我那位曾經的姨父是個什么樣的人,我不敢對他妄加評論或者妄加指責,但是,姨媽的第二次婚姻以失敗而告終,不能不歸責于這位不負責任的男人,他對姨媽的傷害足以置她于絕境,以至于我的母親為了維護她姐姐的尊嚴而不惜大動干戈。
                                                                                                         8
       那是1954年,我們這地方最后一次淹水,這次淹水,不是因為長江或者漢江決堤,而是因為久雨而積澇成災。因為連日暴雨,姨媽被阻隔在娘家,不曾想這暴雨最后竟然變成洪澇災害。等到大水退下之后回到那個家,卻發現人去屋空,門上鐵將軍把門。經多方打探,才知道這位男人帶著兩個孩子在暴雨尚未成災之前就逃離了,鄰里也不知其去向。我也想象不出我可憐的姨媽當時面對此情此景是什么心情?久久地徘徊在這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門前,眼中是否有淚?天黑之后她又跌跌撞撞地返回到娘家。
       大水退下之后,政府組織生產自救,這一家三口卻不知去向,母親憋了一肚子氣等待著他們的回歸,想著他們回來后一定要狠狠地責備這姐夫幾句。不曾想,時間過了許久卻也沒見人過來,不釋疑的母親借故去了一趟姨媽家,眼前的事實讓她氣得火冒三丈!這一家三口早已回來了,問姐夫這是為什么?得到的答復似乎理直氣壯,一切都是我姨媽的錯!如此恩斷義絕,對母親,對姨媽,對我們這個家庭都是一種多么無情的傷害!
       我母親滿懷憤怒地告訴這家人,現在不是舊社會了,男人對女人不是想休就可以休的,這婚姻是憑了政府的,說離也要憑政府的。在母親的干預下,真的憑了政府,理清了是非,辦理了離婚手續。
       這個我曾經的姨父并沒有過多久也病逝了,都是命運的安排吧。
                                                                                                              9
      無家可歸的姨媽只能正式回到她的娘家,盡管此前她早已生活在這個家庭不短的時間了。此時,姨媽還不滿四十歲。家里有外婆(我的外公在此前已去世),我的父母,姐姐和我。應該說,此時家里的負擔還不算太重。
      對姨媽的今后,真正思慮最多的只能是我的母親,她對姨媽是最了解的了。在剛剛過去的這段糾葛中,那一家子做得也是太過份了,給姨媽造成的傷痛是無法撫平的。但是平心而論,姨媽在性格方面的不足,處事言談都缺乏前思后想,把一些簡單的問題弄復雜,事后又不會想法補救,在這前后兩個家庭中弄得被動不堪。事情出來了,要不是我的母親出面幫一把,忠厚善良的她總是被人踩踏得一塌糊涂。這一點,外婆心里清楚,我的母親心里更清楚。
       姨媽到老總是懷念著死去的丈夫,但是,在這個世上,能那么理解、諒解、體貼她的人畢竟太難得了,這么難得的人,命運卻讓他中途走了,這命運違抗得了么?
       下一步將如何打算?就這么在娘家過下去?恐怕一家人都不曾想到過。再隨便找個家肯定不行,再也不讓她經受任何傷害,這似乎成了我母親為她的姐姐堅守的最低底線?母親心都操碎了?。ùm)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2#
 樓主| 發表于 2014-8-1 16:27:20 | 只看該作者
                                                                                         10
     歲月蹉跎,我們這個有點特別的家庭在磕磕碰碰中過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是我們這個家庭最為艱辛的日子,這期間,我的下面又添了兩個弟弟。父親在鎮上的農具家做工,母親因病在家帶著我們,在生產隊參加農業生產勞動的只有姨媽一個人了。生產隊那時吃著“公共食堂”,盡管一日三餐都是“瓜菜代”,但我們一家卻連瓜菜代的權利也被剝奪!
    生產隊做得也真的很絕!姨媽本來與我們是一家,他們卻武斷認為不是一家,人為地把姨媽和我們分開,生產隊的“食堂”只供應姨媽一個人的“菜糊糊”,我們一家六口只能由父親拿回那微薄工資活命。三年下來,我們沒有成為餓殍,并不是我們的命大,姨媽為了我們而忍饑挨餓,日夜操勞是重要原因。記得那時的我們,餓得有氣無力時,姨媽端回的那一缽菜糊糊會讓我們解決好大問題,那時幼小的我們哪管得饑腸轆轆的姨媽將怎樣去應付那繁重的田間勞動?記得有一次,姨媽還在大隊科研組參加勞動,幾個人從紅苕地里檢回已被扔掉的紅苕根,偷偷地煮熟了當午餐,恰在此時我帶著四歲的弟弟去玩,跑在前面的弟弟迅速從姨媽手中搶過她舍不得吞下的一手窩紅苕根,可能是怕我去分享吧,他三口兩口地放進了嘴里,等我過去時,連紅苕根的樣子也沒見到。姨媽不無遺憾地說,你看太少了,他也沒吃到多少呢。那年我六歲多。
                                                                                                 11
        身處這段刻骨銘心的歲月里,對我們這個家庭來說,求的是生存,是一家人的勉強果腹,似乎來不及讓我們去思索除肚子之外的事,家庭生存狀況得到基本好轉,那是姐弟們長大成人的年月了,而這時的姨媽已是發白齒落,步入老年時光,姨媽始終把我們這個家當成自己的家,把我們四男兩女這一大群孩子當作她的親生。眼看著我們一個又一個就要成家立業了,就有好心人向她提醒:你打算將如何養老的?一個按常識應該思考的問題擺在了她的面前,她協助妹妹養大成人的這群兒女誰才是她最后的依靠?
       其實,這中間對她來說,有兩件插曲在她心里曾留下過幾許微瀾,直接影響過她的養老難題,如何處置那突然面臨的問題,當時我的母親好難!
                                                                                                   12
       六十年代初期,她結發丈夫的父母——昔日的公婆,也就是在天門頗有影響的愛國華僑魏登洲老人從海外歸來,是葉落歸根的意思。當他知道昔日的兒媳曲折的人生經歷后,派人來到我家,一面感謝姨媽當年對祖父母周到的伺候,另一方面想接她過去照看二老的起居,以彌補心中的缺憾。
       盛情之下,姨媽回了一趟給她心靈造成巨大傷害的故地,和她昔年的公婆訴說離別之情,講述他們分別后的樁樁件件,尤其是他們的長子——自己的丈夫——遭受飛來橫禍的詳細經過,把那些該說的說完之后,姨媽婉拒了二位老人的真情挽留,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母親、妹妹及侄兒們身邊。
      后來姨媽斷斷續續講過當時婉拒的原因,不外有兩點,按舊俗,她畢境是“拿過腳”的人,已不屬于那個家庭了,盡管二老一再聲明,他們不在意這些,如果姨媽執意在乎這個,二老說把她當女兒看也行的。但姨媽還是沒有答應。因為在姨媽的思想深處,當初因“過繼”給她心靈造成的創傷至今也難以抹平,那些讓她不堪回首的往事似乎就發生在眼前,叫她情何以堪?
       好在二老能理解她,沒有執意堅持。
                                                                                                13
       還有一件就是當初無情拋棄姨媽的那個家庭,因為那個兒子結婚成家也有了小孩后,由于無人照料,忽然想起了這個“媽”,姐弟倆親自上門,什么道歉、賠禮的話不知說了多少,要求對他們幼年不懂事的時候說過的錯話,做過的錯事給予原諒。姨媽說,“這些年都過去了,本來就不是你們的責任,有什么要原諒的呢?我沒有怪你們的?!背兄Z、許愿以至對天發誓,保證養老送終。姨媽和我的母親都對此一笑置之。
       那時我還小,等到我后來明白過來時也覺得好笑,這家人怎么想出這么個昏招呢?好在我的姨媽是寬厚的。
      兩件事過后,一切似乎都歸于平靜,然而,姨媽的養老問題一刻也沒離開我母親的思考范圍,她心里的壓力更大,覺得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在一次趁有不少親友在場的機會,母親當眾對姨媽說,“你不要聽別人的那些話,我的兒女個個都是你的兒女,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你不要操那些瞎心了!”母親對姨媽太了解了,怕她老為自己的歸宿心存疑慮,就將她這些年在放在心里而不愿說出來的話給當眾捅穿。
                                                                                            14
       母親的莊嚴承諾是她深思熟慮后作出的決定。除了姊妹之間的骨肉情誼外,母親對她苦命的姐姐這些年在危難之中對這個家庭作出的巨大貢獻是銘刻在心的。我們姐弟六人,有四個出生在姨媽來到我們這個家之后。更何況,她還協助我的母親為撫育我們的下一代而付出的心血更多、更讓人難忘。我們姊妹六人的下一代共有十二個子女,除了妹妹的孩子出生后因為她們年齡太大有心無力為她照看之外,其余十一個都由她們一個又一個撫養長大。
讓妻子念念不忘的是我的兒子幼小時給姨媽增添的負擔又格外加了一層。當時我在部隊服役,妻子是大隊赤腳醫生,那時的農村都時興給病人上門診治,所以很多時候夜間也有人來接她出診,無論是嚴寒還是酷暑,每當此時,不得不叫醒熟睡中的姨媽起來照看孩子,如果是因為給孕婦接生則更是沒有準頭,時常熬通宵,這樣,幼小的兒子一旦哭喊著要起媽媽來,就弄得姨媽也跟著通宵達旦地哄他了,時至今日,我兒子已在大學當老師了,他鬧夜的往事還在被人們當趣聞談論。
       為我們這眾多兒孫的健康成長,姨媽付出的心血之大,母親是了然于心更是感激于心的,她用這種方式公開承諾,是否還有對兒女們守住做人底線的提醒?。
                                                                                          15
      母親一生性情剛烈,說到做到,她想到的決定了的事總是那樣百折不撓地朝那個目標奔,不達目標不回頭。對姨媽的這個承諾,于母親而言,也是冒著很大風險的。在農村,也就在眼面前,提起子女敬老養老,總是一個沉重的話題,眾多子女之間。為供養老人而互相推諉致使老人生活無著的現象俯拾即是,從而成為一個影響社會和諧的大問題。時不時地爆出因子女不肯贍養而致老人自尋短見的還少么?
       但剛烈的母親卻義無反顧,她認為,讓她的姐姐做到老有所養,有一個幸福穩定的歸宿,這是她必須做到的,沒有回旋的余地,不這樣不足以報答她的姐姐。相反的姨媽就像一頭埋頭負重穿行于沙漠中的駱駝,只顧不知辛勞地前行、前行,對腳下的艱險,對前路的崎嶇,前程的吉兇,自己反倒不那么上心。
                                                                                           16
      正因為是姐妹,母親對姨媽可說是感恩戴德的,只是感激的方式自有她自己的特色,在我們的經歷中,從未看到過母親把對姨媽的感激之情流露在言談中,哪怕是只言片語,非但于此,姊妹間還因性格的差異,許多時候還會因為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爭得面紅耳赤,甚至會因為某些不相干的小事大起沖突。
       這種現象伴隨了姐妹倆的一生。
       即便七老八十之后也似乎不見好轉,似乎越到老越嚴重,尤其是母親,因為聽力越來越不濟,所以更為焦躁,一開口就像吵嘴。特別是那年父親病重在家養病之時,這兩姐妹也因為一些小事各不相讓,父親也只是無奈地搖頭嘆氣,那時的父親多么需要安靜??!我那時心情極差,每次回去,見二人互不相讓時,氣得發一通脾氣才了事。但就她們二人來說,卻從未把吵嘴這事兒放在心上過,爭過了,吵夠了,一切又像沒發生過一樣。
                                                                                        17
       父親去世后,曾有一段時間,將兩位老人分在我們四兄弟家,一人一家住半年。這樣她們自己就不用做飯了。這一分不打緊,母親既不習慣也不放心,對自己生活上倒是不曾有什么要求,能吃飽就行了,但對她的姐姐卻極為關注,三天兩頭去各家檢查,發現不如意的就要警告,如果有人不服,她就不惜與你鬧翻。時間還不到一年,母親便吵了一個遍,最后,她再次做出決定,姊妹倆還是回到鄉下,相依為命吧,這是對兒子們嚴重不滿的表示,她不能容忍有誰對她的姐姐有半點的馬虎,更不能容忍對她姐姐的不尊重!
       這一點我們看得到,姐妹倆吵歸吵,但母親對年長她六歲的姐姐在生活上的照料是盡心盡力的,而且是幾十年如一日,真的不容易。姨媽很年輕時就因患牙疾滿口牙齒都被拔光,鑲假牙又因不適而取下。針對這一現象,母親無論是菜還是飯都做得柔軟可口。飯、菜、湯,都按姨媽的口味調理得細致周到?,F在分開在各家生活,誰能有她的耐心,怎樣做才能令她滿意呢?在兩姊妹“享?!辈粷M一年后,又自找苦吃,二人再次回到鄉下,重新開始相濡以沫的晚年生活。
        但是,母親的這次自找苦吃,卻惹下一場災禍,使姨媽在85高齡之際,被抬上手術臺。
                                                                                                     18
        這是2001年的春夏之交,弟弟們從鄉下來電話,說姨媽在井臺邊跌了一跤,叫我回去看看。原以為跌坐在平地上,不會太重的吧。等我弄到車回到鄉下時才知道大事不好,姨媽左邊大腿跟部骨頭已完全斷開,整條腿都紅腫如水桶,腳已扭到另外一個方向。我懷著深深的自責二話沒說就把姨媽往醫院拉。
       沒曾想在此之后的幾天里,一方面姨媽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真是生不如死,我與妹妹兩家商議著盡快進行手術治療,而一場圍繞姨媽的傷情,醫或者不醫抑或怎么個醫法,在兄弟尤其是妯娌間會展開那么多矛盾,在這么個沒有商量余地的問題上,竟然要我費那么多的口舌也像對牛彈琴!最后不得不在我一怒之下,向他們宣布,姨媽的一切費用由我一個人全力承擔了事,今后的養老也不與你們相干!
       這是我人生中處理得最不愉快的一件事!我并不是因為我出了那么點醫藥費和撫養費生氣,相反使我覺得正是這些人成全了我,使我能有機會在姨媽的身上盡了我的一點孝道而心里稍顯平衡。但是我不明白,如此淺顯的道理,怎么會有人出來提不同意見?稍有一點惻隱之心即使是旁不相干的人也會伸出援手的,更何況是有大恩于我們的至親之人呢?知恩不報,對我來說這簡直是一種恥辱!這就是我這些年不想提筆寫姨媽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這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也是我最不愿提到的話題!
                                                                                                 19
        姨媽的手術是從武漢請來的骨科老專家做的。
        據老專家說,他一生只做過兩例超過八十歲老人的手術,其中一人死在了手術臺上,有一人手術雖然成功了,在手術后也只活了不到半年。到了這個年齡,已經受不了這樣的重大的手術了。
        姨媽年紀已過八十五歲,并且骨頭斷裂處不易連接和固定,手術難度相當大,加上身體狀況也不太好,因為姨媽曾患過風濕性心臟病,如果貿然行事,極有可能下不了手術臺,專家把可能的后果都說出來了,把所有的方案都想得很細,說到底離不了那個死字。我說,不做手術不也是死嗎?據拍出的骨片顯示,骨頭呈扭斷形狀,并且完全斷開,斷裂處兩頭尖尖的骨茬已插入肉內,許多血管都被弄破,不動手術進行連接,那斷骨頭是絕對長不到一起的。既然醫與不醫都逃不脫一死,拼一下還有一線生還的希望,不賭只能是死路一條,我為什么不放手一搏呢?我對專家說,“情況都是明擺著的了,我盡孝,你們盡力,有什么不測都是我的責任,我保證不要任何人負任何責任?!?br />          這個免責保證我簽了幾次,醫生才敢上手術臺。
                                                                                             20
         手術那天我心情沉重,尤其是眼看著姨媽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妻子是本醫院醫生,她穿上工作服跟了進去,我和妹妹阻在手術室外。
        一種凄涼的感覺襲上心頭,只有這時才沉沉地感謝到了“生離死別”的分量!昔日那成群的由她撫大的兒孫呢?靜靜地看著那緊閉的手術室大門,心里焦慮不安,還有幾分恐懼,盼望著手術室門盡快打開又怕那門打開,心里千萬遍地祈禱上蒼保佑,我多災多難的姨媽能度過此劫。手術的時間已足夠的長了,我的心被不斷地懸起,呼吸都急促起來,最后竟然連看一眼手術室大門的勇氣都沒有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手術室的門被慢慢打開,妻子似乎很平靜地走過來,見我不敢問什么,便主動說,好了,挺過來了。我長長地噓了一口氣。
        妻子是怕我緊張,沒有當時告訴我,其實手術并不順利,因心臟問題,中途幾次停下來搶救過,最后經過專家的艱苦努力,完成了開刀、輸血、清創、復位、鋼筋固定、綁扎、縫合等眾多步驟,最為痛苦的是復位和固定,那是用一根小指粗的鋼條從骨頭中空里穿過,再把破而斷的兩節大骨頭復位后用特制鋼絲綁牢。
         姨媽去世后,從爐子里扒出的骨灰中就有這幾道綁扎的鋼絲和那根與大腿骨幾乎一樣長的鋼筋,,因為超過了骨灰盒的長度,我把它彎了一下,包在了骨灰盒外面了。
         可想而知,如此大的高強度動作,即便身強力壯的年青人也不一定能抗過來的,姨媽居然闖過了這一道又一道的生死關,終于挺過來了!多么值得慶幸的事?。。ù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3#
 樓主| 發表于 2014-8-1 16:34:56 |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后由 曉軍 于 2014-8-1 16:40 編輯

                                                                                                   21
       從醫院出來后的整整一年時間,姨媽都是臥床靜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其間母親來住了一段時間,看到姨媽的一切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條,身體也恢復得很快,尤其是令她一生難以釋懷的姨媽的養老問題已不成問題后,母親真的是一塊石頭落地了,便安心安意地回到鄉下,直到姨媽去世,她再也沒有來過。
       據母親后來說,她臨走的前一夜,姨媽向她求情,要求與她一同回鄉下去,母親始終沒有答應,母親對她說,“你現在這個樣子,生活起居都靠人伺候的,我也是八十歲的人了,自己也難得弄上嘴的,我已經沒有這個力量來照看你了啊。再說,你在老大這里我放得心的,你就安心安意地在這里過,他們也要上班,也不容易的,不要吵他們了啊?!毖哉Z中充滿著無奈,也是真情。
       是啊,這相依為命、相濡以沫的姊妹倆,一生幾乎都不曾分離過,現在不得不分開,母親的心情是難舍的。但母親心里更是明白,她有她的苦處,總覺得我們都還在上班,伺候一個病人已經夠為難的了,自己在這里實在幫不了什么,反而增加一個人的負擔,一生為兒女考慮的母親,寧可委曲自己,也不想增加我的負擔,看她執意要回去,我留不住,只得由她了。
      好在母親雖然年已八十,看起來還算硬朗,生活自理應該不成問題,也就沒有堅持。
                                                                                                22
      但從此以后,姨媽并沒有按母親說的安下心來,根本沒有讓我們消停過。姨媽手術后和我一起生活了三年半,除開臥床的一年外,在地下行走的兩年半中,都是在與我們吵吵嚷嚷中走過的。
      起初,在得知她會在我這里養老送終時,她說什么也不干了。理由是為我著想,說你剛做的新樓房,我怎么能死在你這里呢,一把老骨頭在哪里不好死,非要死在你這么好的房子里?怎么說也沒有用,非要回鄉下不可。聽了這話,我心里清楚不過,她的這種想法是發自內心的,畢竟不是親生兒子,死在這里怕我覺得不吉利吧?在農村,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不讓父輩在自家屋里死的不是隨處可見?就是死在豬圈、牛欄里的也不鮮見??!我又直覺得好笑,如果按這個邏輯,她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因為外婆留下的老房子早就不存在了,死在哪里都不是一樣呢?由她吵吧,我也懶得解釋,說煩了吼幾句也就過去了。
      后來,她又想出說在我這里住地板太光滑,怕再次摔倒。這下可真的讓我擔起心來,我這一樓地下鋪的是瓷磚,沾上一點水就容易滑倒的,尤其是梅雨季節,地面總是濕漉漉的,就是我們健康人不小心也難免失足的,也許她是真的滑過也未可知呢。這下還真的讓我擔起心來,若再次摔倒可就不是好玩的了。每次出門,我們都仔細地檢查地面,用干拖把將地面擦干了才出門,叮囑她不要自己到洗刷間。
                                                                                         23
       不管怎么說怎么吵,我們都不曾松口說送她回去,有一次她趁我們都在家各忙各的機會,居然提著她的幾件換洗衣服,柱著當拐杖的那個小方凳走出了好遠我們也沒發現,后來還是有位到我家串過門的街坊發現了,過來喊我們,才去把她扶回來。這次以后,我們更引起注意,每次出門不得不把門反鎖好。
       再往后,她看到吵是達不到目的了,便不吵鬧了,只用好話求我們,說有些重要的話要對我母親說,說叫我們送她回去一趟了再來,那神情看了直讓人心里酸酸的。雖然口里說“兩姊妹在一起老是鬼吵,分開了又離不得”。姨媽卻反駁,“我們那是叫吵嘴嗎?只不過說話聲音大點就是了?!蹦沁€不叫吵?真叫人哭笑不得。
       但仔細想來,姨媽與母親姊妹兩人共同生活了一輩子,相互照應,有話互相交流,盡管那方式有時有如吵嘴,但她們已經習以為常,都不往心里去,轉過身來,沒事人一樣。人們用肝膽相照來形容關系的密切,依我看她們是形為兩人,實際上像一個人,是誰也離不得誰的,只不過母親尚能忍住心中的不舍,姨媽忍不住就是了。
                                                                                            24
      我心里也明白,姨媽生活在我這里的孤獨是明擺的,很多時候我自己都看了都想落淚的。
      因為我們都要上班,也因社會秩序的不好,我們不得不把姨媽一個人反鎖在家里,我們下班開門時,姨媽總是拿個凳子坐在門里,額頭緊貼著鐵柵欄,透過那縫隙看著從門前晃動的腿腳。每當此時,一種負罪感襲上心頭,我辛勞一生的姨媽是在享受我的贍養么?這與坐牢何異??!
      開始聽姨媽說要回鄉下我心里就煩,總是發些脾氣,尤其是一大早起來,要抓緊那點有限的時間,把屋子收拾干凈,吃完早餐后去上班,姨媽因為一天也看不到我們,也就早上這點時間好說話,一起床就不停地吵著要走,先是耐著性子好說,三句話說不到一起就吵起來,從而弄得一天都心情不好。有一件事到現在想起來也讓我愧疚萬分的,那一次,我打開大門一看,門口擺的大包小包的東西,姨媽見我進來,說,我都準備好了,你送我回去,我一看氣就不打一處來,把她擺在門口的東西往屋里使勁甩,有一個包不知包的什么硬點的東西,我甩在樓梯扶手上又彈回來,正好砸在姨媽的鼻子上,血一下子就流出來了,我傻眼了,趕緊找棉球去堵,愧疚得眼淚直流,嘴里還在喃喃地說,叫您不要說這煩心的話,硬要不聽??!
好在沒出大的事,只是她的鼻梁青了一塊,好幾天才消下去。
       這以后,我慢慢體會到姨媽的苦處,才知道把她禁閉在家里的確近乎殘忍,因為前后左右相離較近,別人家裝修或維修發出的聲響就像發生在我家里一樣。有一次后面一家搞裝修,那一天我們都不在家,后面發出的巨大聲響弄得她以為發生在我家的樓上,嚇得她直發抖,鉆到我樓梯底下的雜物堆里不敢出來。我回來后,她還心有余悸地告訴我,說我樓上來人了,已被人拆得一塌糊涂了。面對如此境況,縱使鐵石心腸也會淚眼相向了。
      我明白不過,我這樣的“孝心”近乎殘忍,但又有什么用呢?有很多時候我只能自我安慰,和那些養了兒女連饑寒都顧不上的老人比比吧,總比那樣的人強一點。有時我又回頭想,我這樣做到底比那些人強到哪里去?那樣的老人生活雖然苦些,但他們還有行走的自由???
                                                                                            25
       最讓我心酸的還是姨媽為了達到回去的目的,想盡了她能想出的一切辦法。有一次她竟然很神秘地告訴我們,說她在我鄉下房屋的地下埋了一小壇銀元寶,說只要讓她回去,她一定挖了來給我。我除了哭笑不得就是心疼。我從心里說:我能理解您,我知道您在受罪,受折磨,受煎熬,但我有什么辦法呢?您也要理解我??!
       正在此時,老天似乎給了我們一個機會。生活在鄉下的最小的弟弟,原本一直在外打工,2004年回來后,說不準備外出了,妻子和他們商量,說為了滿足姨媽的心愿,先把她送回鄉下生活那么一小段時間,了卻她的這個心愿后,我們再接過來。我告訴他們,其實姨媽是比較好伺候的,尤其吃飯方面,姨媽一點也不挑剔,我們做什么她吃什么,味口一直都很好,唯一要交待的是因為她沒牙齒,飯菜都要做得軟和一點。生活起居自理已經沒有問題,只要注意叫她不要過多地走動,以免跌跤就行了。
      弟弟也同意了,只是說現在正在收糧收棉季節,農活比較忙,等忙過這陣子以后就來接回去。
       可是天不遂人愿,老天爺就沒給予她這次機會,給我們留下終身遺憾。
                                                                                           26
       先是姨媽自從下地行走后,飯量完全恢復到了從前,而且味口特別地好,做什么吃什么,而且吃得很香。除了腿部外,身體也恢復到從前。每天都把一個方凳子當個行走的依靠,拄著在屋子里走動,不想走了就坐在那方凳子上歇息一會。臉上已是紅光滿面,加上她一生都十分愛整潔,自己總是洗涮得干干凈凈,衣服雖然沒有什么好的,但姨媽總是把自己穿戴整齊。大凡走進我家的人一聽說姨媽是快九十高齡的老人時,沒有多少人相信的,我們時常開玩笑說姨媽做手術是不是輸了年輕人的血液讓她返老還童了!都說姨媽會超過一百歲的。正因為這些玩笑讓我麻痹大意起來,總把她當健康人看,當年輕人看,沒想到她也有被病魔擊倒的時候!唉,后悔也是沒用的了。
       2004年的初秋時節,一場流行性感冒席卷本地,七歲的外孫子感染后高燒不退而住進了醫院,幾天下來,藥用下去不少,卻不見好轉,弄得一家人都很緊張。這一天,吃過晚飯后,我和妻子急匆匆要往醫院趕,此時,姨媽正坐在便盆上,我因為心急,正要出門,妻子示意我停一下,她看著坐在便盆上的姨媽,好一會,我不知其意,催她快走,因為不知這一天孫子的病情是否有好轉,太不踏實了。妻子也沒說什么也就隨我出了門往醫院趕。沒曾想,此一去竟鑄成大錯。等我們在醫院打住了一個不短的時間回來時,姨媽已跌坐在了地下,痛苦地坐在那里,整個身子都泡在尿水里。姨媽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我們連忙打來一大盆熱水,把她抱起來洗凈后捂進被子里。
       妻子責備我說,“臨走時我是發現姨媽面帶痛苦的神色,是想等一下,讓她解完溲了再走,就是你慌里慌張??!”我無言以對。是啊,如果能稍等一會也不至于讓姨媽受這份罪了。我們摸著姨媽的額頭,沒有感覺發燒,我們也就大意了。
                                                                                                  27
        第二天早上,姨媽顯得很疲憊的樣子,睡在床上。我走過去,問她哪里不舒服,她搖搖頭說沒有,叫我們不要打擾她,讓她睡一會就好了的。摸摸她的身體,也沒有發熱的感覺。她以往也是有幾次說不想起來,想多睡一會,也不吃東西,過那么一天兩天的,也就沒事了。這次我們也是因為孫子的病情讓我們焦心,也就信了她的。
       我們出門圍著孫子轉了半天,中午我回去時姨媽還是說她不想吃,我在家呆了一會后坐立不安,不得不又趕往醫院,直到這天下午,孫子的發熱才稍有下降,燒得迷迷瞪瞪的他才清醒些了,一家人才喘了一口氣。
       我這時才想到睡了一天一夜沒起床的姨媽。跟女兒們打了個招呼后,我又往家里趕,半路上在超市買了一袋豆奶粉?;丶覞鉂獾貨_了一大碗端到她的床前,將她扶起斜靠在床頭,看她一點力氣也沒有的樣子,我一勺一勺地喂她喝下,她也不想說話。我把她放下躺進被窩里,摸她身上也沒有發熱的樣子,再次讓我疏忽而去。
        姨媽去世后我老在想,如果此時能引起我的警覺,對她稍微用點藥,想必不會這么快就去世的,因為姨媽身體一直很好,對藥物很敏感的,隨便用點藥都會很有效的。我怎這么大意呢?真昏那!
                                                                                                28
        平靜地臥床的姨媽是在她跌倒后的第二個早上現出衰弱特征的。
       按這幾年我們形成的慣性,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進到她的房間,幫她收掃一遍,倒掉痰盂,再看她想吃點什么。這天早上,當我進門看她時發現臉色極為難看,精神狀態也比昨天差。我喊來妻子,她過來把了一下脈搏,聽了聽心臟和肺部,她很驚異地說情況不太好。
        就一夜的時間怎變化這么快呢?一種不祥的征兆襲上心頭。我又把昨天剛買的豆奶給她沖了一碗,扶她坐起來喂她,姨媽很勉強地喝了下去,我問她想吃什么,姨媽仍然無力地擺了一下頭。我又把桌上的香蕉剝了一個遞在她手上,她很快就吃了下去,并自己把香蕉皮拋在對面的桌上,看那意思好像還想吃,但我怕這冷東西讓她吃多了不好,也就沒有再給。
         沒想到三個多小時后姨媽就會離開我們,如果知道是這樣我又為什么不去滿足她呢?直到現在一說起來,妻子還在埋怨這事,說我口里在說不行了,心里還在打算姨媽能活下去的,思想深處就沒有做過死的準備。(待續)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來自
湖北
精華
36

365

主題

6760

帖子

5185

積分

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積分
5185

東湖服務獎章

QQ
4#
 樓主| 發表于 2014-8-1 16:36:08 | 只看該作者
                                                                                                   29
        扶她睡下后,妻子去上班,我向單位用電話請了假留下來。
        先給鄉下的妹妹打了一個電話,叫她把母親接了快趕過來。她接到電話后似乎感到了什么,便急急地搭車往城里趕,讓妹夫叫上車子去接母親。
奇怪的是母親看到有車子開到門前,問都沒問情況就收拾行裝,鎖上門便催著往城里來。后來我們問她怎么問都不問就知道是來接她的。母親說,我一看就知道是她要歸天了。她也說不清為什么會產生這種感覺?難道說這就是骨肉至親的心靈感應?
                                                                                                     30
       這邊的姨媽衰竭得極快,姨媽平靜地平躺在床上,兩只手拿著一條舊浴巾慢慢地捋過去捋過來。妹妹趕到時她還能很小聲地說要回去的話。聽到這句話,我的眼淚就要下來了。妹妹默默地拿起桌上的聽診器,聽了一下心臟,說很不行了,再看看她的手指,指甲蓋正慢慢發青,妹妹說,心臟的搏動已難得將血液打向全身了。
       我用手機告訴妻子,叫她趕緊回來,等不到下班時間了。姨媽大腦還很清醒,我伏在她的耳邊說我母親就要來了,她斷斷續續說,“還要她來囔(做什么的意思)呢?”那意思不就是說來也見不到了么?我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默默地看著她。
她忽然說要解溲,妹妹和聞訊趕來的一位表嫂從床下拿出醫院那種在床上用的坐便器,這是她用盡全力在人世間做完的最后一件事,完了后,頭上沁出細細的汗珠。
      右腿彎曲著,她伸出左手慢慢往下拉抻欠上來的褲腿,拉了幾次都沒有拉動,我便順手幫她只是輕輕地往下一牽,她的腿竟然順勢直直地滑了下來,我知道,她的腿已經沒有了知覺。我鼻子一酸,低頭退出來,正好妻子進門看我這個樣子,說聲怎么這么快呢?我說,我去取前天才叫人繪制的遺像,妻子囑我記得帶回香燭紙錢之類的。我心情沉重地去辦完這些回來時,屋里正焦急地說著,“怎還沒回來呢?”我知道,這是姨媽已經不在了!
      我進門時,姨媽已經很平靜地平躺在床上,剛才還在捋動的雙手垂在兩邊,就像睡熟的樣子,一如往日那么安祥,我的淚止不住地往外涌,表嫂說,你不要難過,老人走得非常平靜,一點難受的感覺都沒有,就像是累了困了,睡著了一樣的,趕快燒落氣紙,放鞭炮送老人一程吧。我木然地根據表兄嫂的安排做著該做的事。
                                                                                                          31
       母親趕到時,妻子已在表嫂的指導下給姨媽洗完澡穿好壽衣,躺在了廳堂一側的一床席子上,席子上鋪著一床潔白的床單。進門看到已經與她陰陽兩隔的姐姐,沒有大放悲聲,相反地顯得是那樣的平靜,平靜得讓人心慌。我們搬過一把矮椅子放在姨媽身旁讓她坐下。坐下來的母親一會翻看一下姨媽身上的壽衣,口里不停地念叨著?!澳阈量嘁簧?,把他們都沒當外,你睡在他這里也值得的,你也該滿意的了?!币粫好幻酂嵛幢M的手臂,看著那粗糙的手指,念叨著,“你再也不用去替我為他們漿衣洗裳了。年年冬天那冷水把你凍得裂多大的口子啊,一盒嘎瓦油(蛤蜊油)往那裂開的大血口子里塞不得兩回,你那受的叫罪???”有時看著這進進出出的我們,摸著姨媽略顯彎曲的胳膊說,“這一大群,十幾個呢,哪一個不是你肩上搬、懷里抱啊,胳膊都累斷。你也再不用費這力氣了!”
      陪在姨媽身邊,兩天兩夜,她很少離開,不停地撫摸著,念叨著,我都不忍跟她說話,也不好勸她什么,怕感情控制不住。
                                                                                              32
       一直控制著的感情在姨媽去世的第二天早上終于沒能控制住。
       那天早上,我和妻子清理給姨媽裝衣服的柜子,那里面有姨媽四季的衣物,雖然沒什么品牌,但都洗得干干凈凈,疊得整整齊齊,有不少是姨媽自己疊放的,大凡她自己疊放的,她都用布條搓成小繩子捆扎著。
        我們拿出幾捆衣服,解開布條繩子一看,那里面竟然包著水冰糖、月餅、果凍等食品,這都是我們最近買給她吃的,可能聽說準備送她回去一趟吧,她都舍不得吃留著,想必是準備給她的妹妹帶回去的禮物了。她把即將到來的姐妹相聚看得多么重要!沒曾想命中注定,不再給她姊妹相聚的機會了。
       看著坐在姨媽身邊摸著姨媽胳膊的母親,雖然兩人肌膚相親,卻是陰陽兩隔,再也無法用她們特有的方式進行交流了!讓姨媽帶著這個遺憾離去,多么的殘忍??!我們兩人對視了一眼,不覺悲從中來,妻子捧著姨媽的遺物伏在姨媽身上放聲大哭,我也讓那止不住的淚水盡情地流淌。
                                                                                                33
        姨媽的葬禮在母親看來,辦得還算體面,花圈擺得老長,前來參加送別的親友很多,母親看了很是滿意。墓地是我此前七年就在城區的天圣墓園買下的,那時我父親去世一周年,外婆去世二十周年,我一起買下兩座雙穴墓,在外婆的墓穴一邊,給姨媽留下了一個位置,我母親曾經去看過的。姨媽火化后,我親手將她的骨灰安放在了屬于她的這方土地,她將長眠于此,永遠也回不到我們身邊了。
       從此,隱藏在母親心中大半輩子的心愿,終于有了令她滿意的結果,在她看來,只有這個結局才對得起她含辛茹苦的姐姐,她的姐姐才不枉了在這人世間走這么一遭。
                                                                                                34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寫下這些文字會在姨媽離開我們整整十年之后,此刻,我的母親——姨媽的妹妹——也離開我一年半了。我負罪的心情也沒有因為寫下了如許文字而有些微的減輕,每當我想起那雙滿是裂口、手指變型、枯樹一般的手,我只能從心里說一聲,姨媽,我們欠您的,下輩子加倍地償還吧!
       人在這個世上走一遭,說快也快得讓你沒準備,說慢呢,也慢得讓你在這個世上如煎似熬。不同的活法決定了不同的心態,有的人,一生走下來,總有感不完的恩,總怕自己的言行冒犯了別人;有的人呢,正好相反,總覺得天下的人都欠他的,都對不起他。這是外力無法改變的。在此,無論是我沒有感完的恩,還是我欠著誰的了,都只能很真誠地說一聲,對不起,我只能這樣做了!
                                                                                                                            2014.7.24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在本網BBS上發表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應當理性、文明,遵守相關法律法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掃一掃,用微信登錄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中文字幕婷婷日韩欧美亚洲